【曜梨】论酒精的正确用法?

突然的脑洞产物
ooc 有,不正经有
文笔幼儿园水准嗯


“喂?梨子啊……”松浦果南无奈地看着身旁醉酒的灰发友人,轻轻用左手拍了拍她的背,右手拿起手机拨通了另一个友人的电话。

松浦本来只是想大学毕业以后难得出来与驯幼染出来聚聚,都是成人了,喝点酒叙叙旧,挺好一件事。

本来是这样的。

哪里晓得渡边她不胜酒力,刚刚一杯半不到就倒在了桌子上,迷迷糊糊断断续续地诉起了自己情感上的问题。

“啊…………果南啊,嗝……我喜欢梨子,……可是我不敢表白啊……嗝”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一边装模作样地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

松浦只好一边听着应和着,一边想着办法把这只醉得似乎已经要不省人事的大灰犬给送回家。


突然想起来似乎后辈樱内与渡边当下正合租一间房子,这便拨通了梨子的电话。


樱内和渡边现在仅仅是同居而已,字面上的好朋友关系同居。大概的原因也杂七杂八,工作方便啦,租房子资金啦什么的。

如果不算上渡边暗恋这件事的话,如果也不算上樱内喜欢渡边,知道渡边喜欢自己,好奇她什么时候以及怎样对自己表白这件事的话。




“呜……呜呜……”

于是樱内来到酒吧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倒在吧台,不知道咕噜咕噜说着什么的渡边曜,和坐在一旁一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松浦。

最终决定两个人合力把醉了的渡边拖回家。

刚刚被拉起来,渡边朦朦胧胧地睁开双眼,酒吧五颜六色闪烁的灯光让她觉得头晕,酒精大概早就已经麻痹了大脑的神经,她摇摇晃晃地站着,眯着眼睛,隐隐约约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樱内,不经思考就一把拽过对面的人的领子……


吻上?

不,你想错了。

渡边拉过暗恋对象的领子,用自己的额头与对面的狠狠地撞了上去。

哈???

这下撞完了渡边便彻底不醒人事了。

松浦一脸不可思议,樱内则是一边疼着一边一脸懵逼。

…………


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渡边迷迷糊糊地从床上醒来,宿醉的原因(?)让她的头很痛,她甩了甩自己灰色的短发,起身去刷牙。

大脑一片空白,渡边完全记不得了昨晚喝酒后的事情,只有隐隐地头痛。洗漱完之后来到厨房便看见正在做午饭的樱内。

“梨子酱,午好yosoro!”像往常一样道了声早安,不,午安。得到的只是“嗯……”的一声的冷淡的回应,好像还听到了短短的一声“哼”?

渡边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记不得发生了什么,却又不好直言相问。快速地在低气压之中解决了午饭后,便约了松浦,当晚的知情者在咖啡厅见面。

咖啡厅

“你知道你昨晚喝醉以后做了什么吗?”松浦缓缓地往咖啡里加了点糖。

“我……我难道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吗?”渡边端着自己的咖啡,一脸不解。

“嗯……”松浦喝了一口咖啡,因为被烫手抖洒出了一点点,“倒算不上很过分……”

“只是……”

松浦原原本本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渡边。

“啊……”知道了真相的渡边把头埋在桌子上,双手胡乱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恨不得找个高台跳水去,“我居然做了这么奇怪还丢脸的事情……”

“本以为你醉酒会表个白啊什么的,我也没想到你把人家一拉直接撞上去。”松浦无奈地摊了摊手,怜惜地摇了摇头。

“啊啊啊……这下我不就更没有机会表白了?”渡边抬起头来,将下巴抵在桌子上,突然站了起来,像一只得到主人恩宠摇着尾巴的大型犬类,眼睛里仿佛闪闪发光,“这样的话,我再醉一次不就可以弥补过来了吗?”

“哈?你难道想要再撞一次吗?”松浦把刚刚喝下去的咖啡一下子喷了出来。

只见曜摆了摆手,在松浦耳边兴高采烈地说了些什么。

松浦回过头来,一脸不可描述的样子看着渡边。

“渡边曜,向着樱内梨子全速前进yosoro!”




傍晚,樱内打开被敲得咚咚响的大门,迎面一摇一摆地走进来的是喝醉了的渡边曜。

脸红红的,浑身冒着酒气,看着就像要跌倒的样子。

还不等酒红长发的人张口说些什么,就一把把她推到墙上,吻了上去。

金色的瞳孔里盛满了惊讶,对上了那双水蓝色的眸子。

渡边慢慢松开了樱内,往后退了一步,又摇摇晃晃起来,险些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樱内活动了活动刚刚被强硬地按住的肩膀,一脸微妙地看着自己的同居人。

“梨子酱……嗝……我喜欢你啊”

金色瞳孔骤然缩了一下,如果渡边不是眯着眼睛,大概会看清对方微红的双颊。

樱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扯起了渡边的脸。

“???”

“曜,别装了,你根本没有醉。”

“诶?”水蓝色的眼睛瞪大了望着她。

渡边曜的计划是喝一点点酒,拍红自己的脸,装出喝醉的样子去和樱内表白,哪怕是失败了,事后还可以说是酒后乱言,起码还能做个朋友。

计划通√

事情在樱内说话前也恰好是这样发展的。

事到如今……

渡边揉了揉自己被扯得很痛的双颊,“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咳咳,我接受你的告白”酒红发色的人同样红着脸咳嗽了两声,眯着一只眼睛望着不知所措的渡边曜。

“哈?真的吗?”事情发展超出了自己的预料,渡边十分想狠狠抽自己两个巴掌来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还活在梦里。

“真的哦。”

“真的,你没喝醉吧?”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真的,再问我撞你哦!”

“yosoro?yosoro!”渡边标标准准地敬了一个礼。

所以到底有没有酒精的功劳呢?大概是有的吧。

end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3)
热度(55)

© 时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