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龙吟(2)



注意:幼儿文笔,ooc 预定,剧情可能有bug
emm 主要是回忆回,曜的戏份挺少的


雪花如一片片极小的羽毛在空中轻盈地翻飞着,偶然经过的一阵风卷走了树的最后一片叶子,即使雪下得很小,也不免带来阵阵寒意。


对于樱内梨子而言,一切开始于这十四年前的冬天。

阿尔兰的A号港口处:

年幼的樱内梨子微缩着冻红了的手,举到面前,哈出一口白色的雾气。


真冷啊。她这么想着,抬起头看了看自己身旁的母亲。穿着厚斗篷的女子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用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梨子,忍一会儿吧,到了船上就不冷了。”那人柔和的声音仿佛有着魔力,透着点暖暖的温度。


梨子乖乖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大概是雪花落在了鼻尖,薄薄的一片,冰凉冰凉的,却又很快融化了,成了小小的水珠,慢慢地蒸发掉,不留一点痕迹,若不是残留的凉意,仿佛这片雪从未存在于这世上似的。


她们今天就要离开这个国家。


尚未长出成型的龙角的梨子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只是母亲告诉她,她们要去一个更快乐的地方,绿草如茵,无拘无束。
从几个月前开始,她与母亲就过上了东躲西躲的生活。母亲曾对她说,不要靠近穿着银色盔甲的人,靠近的话,会被抓走“吃掉”。

那时年幼的梨子天真地问:“他们是坏人吗?”

母亲金色的瞳孔里流露出一些她难以理解的感情,“他们或许只是被坏人下了‘诅咒’吧。”

“就像妈妈给我念过的童话书里那样的可怜的人吗?”梨子眨了眨眼睛。

“是的吧。”母亲微微笑了笑,半蹲下身子,轻轻抚了抚梨子稚嫩的脸颊。




等候船只的人群突然嘈杂了起来,只见全副武装的一群人包围住了人群,他们穿的盔甲闪烁的银色的光芒,胸甲上更是有着鲜红的皇家的标志。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疑惑而惊恐,谁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丝不详的预感闪过梨子母亲的心头。


“请各位安静,”看上去像是带头的人从士兵后面走了出来,“有人举报并且提供了证据,你们之中有逃亡的龙的后裔。”


她将斗篷的帽子拉得更低了一些,右手紧紧握住了女儿的手。


大概是被自己认为的可以信赖的“友人”所出卖了。


是被高额的悬赏鬼迷心窍了吗?又或许,只是很久就布好的局呢?


在眼下的情况来看,这些大概现在都不重要了。


听了解释的人群更加不安起来。


“请稍安勿躁,”带头的人顿了顿,他将自己的手握成拳状,放在心脏的位置,“我们一定很快将恶裔抓捕起来,还请各位配合。”


剩余的士兵开始从外围一个个地检查,滴水不漏。


梨子感到有些害怕,小小的手攥住母亲的衣角。


她低头看了看梨子,告诉她,不要怕。


刚刚放出的一席话,也不怕打草惊蛇,想必是有备而来了。粗略地观察对方精良的装备,包围圈外面的墙边也有看似普通的人时不时看向这边,一举一动透露出着受过良好训练的气质。


怕是插翅难逃了,她苦苦地笑了笑。


她闭上眼睛,只是犹豫了片刻,便做出抉择。


她舒展了刚刚皱着的好看的眉,半蹲下身子,贴近梨子的耳朵说了些什么。


“还有,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喊妈妈哦,这样的话,妈妈和梨子都会被抓走'吃掉'。”她微微笑了笑,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尽管不是很明白但梨子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那,妈妈呢?”


“妈妈过会儿会去找梨子的。”她轻轻吻了吻梨子的脸颊。


“一言为定!”梨子伸出小小的被冻红了的小拇指。


“嗯,一言为定。”金色的眸子里溢满温柔。


拉钩。


士兵们缓缓缩小了包围圈,一步一步地向着中心移动。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尖锐而细长的低吟。随即脑袋产生一种眩晕感。刚刚发言的领头的人迅速反应过来,寻找声音的来源。


这是龙的吟唱。


眩晕感只持续了短暂的几秒。


“那边!”一个士兵刚刚恢复过来,指向了人群中有着一对龙角的女子。


其他士兵听到喊声随即看了过去。


冲向目标的士兵们冲散了被围着的人群,在暗处的其余士兵也展开了行动,普通的百姓便因为惧怕而四处逃散。


士兵的目光都集中在骤然出现的龙角女子身上。


年幼的梨子便被淹没在这人流之中。


原地不动的女子忍住回首的念头。


合上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她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一定要活下去,我的孩子。


深吸一口气,睁开的金色双瞳中映出涌来的银色盔甲的影子。



----------------------------------------------------------------------------------------------------------------


脚下的雪踩起来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身后留下一串小小的脚印。


梨子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远,只是母亲告诉她要一直跑,越远越好。四周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雪势渐渐大了起来,鹅毛般的白色雪片落在梨子的红发上。她慢慢地走到可以挡住寒风的墙角,坐在地上,环抱住自己的膝盖,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


我得在这里等,她想着。


逐渐睡意朦胧起来。


浅浅的睡梦中隐隐约约感受到身上传来一阵暖意,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模模糊糊地看见一双水蓝色的眼睛。只是清醒了片刻,然后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待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微薄的阳光投映在雪地上,慢慢地攀上墙去,在雪白的墙上形成不规则的金色图案。


梨子动了动胳膊,不知道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一条厚厚的毯子,一旁放着一条长长的面包。


她一晃一晃地站起来,来不及多加思考食物的来源,便抓起面包狼吞虎咽起来。


填饱了肚子,她便四处张望起来,寻找着与自己定下约定的母亲。可是并没有看见记忆中熟悉的身影。她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步子渐渐加快起来,她相信着母亲不会撒谎,可是不安感一点一点地占据了她的内心。


“哎,你听说了吗?”

龙裔天生有着超过常人的五感,她缓缓停下脚步,听着不远处两个人的谈话。



“A港口昨天有龙裔暴乱了,听说伤了不少士兵最后才抓住了呢。”


“抓住了就好,要不然指不定哪天咱们也会被袭击呢。”


“可不是嘛”那人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听说啊,被当场处刑了”


当场处刑。这四个字让梨子的大脑一片空白,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转身向原处跑了起来。


都是假的吧,都是假的吧,他们一定都是坏人才会这么说。晶莹的液体从两颊流下,迎面的风将它们吹得冰冷。


啊,我只要活下去,就一定可以等到的吧........


灰发的孩子气喘吁吁地踏上的船的甲板。


“曜,你又跑到哪里去了?”高大的男人看着高及自己腰的孩子摇了摇头。


“买的面包在路上偷偷吃掉了?”


清澈的水蓝色眼睛心虚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吐了吐舌头。


男人叹了口气。


“最近我有一些工作需要做,”颜色深一些的眸子相较小孩子的俏皮更多了一份严肃,“我会把你送到海的另一头的友人那里去一段时间,你去那里好好地当学徒。”


父亲出奇地没有责怪自己,曜敬了一个标准的海军礼,表示接收到了命令。


男人看向海的远处,又转头看向主城。


王宫里一定出了问题,他想。


未完待续

废话:
emm,主要剧情(大概是个有点二的剧情?)想好了,但具体细节还没有想好,可能整个节奏会很慢(更得也会很慢)嘿嘿

每次看自己写的东西的时候都在想,我又瞎写了个什么羞耻的玩意儿

我要多读书嗯


欢迎指导和交流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7)
热度(34)

© 时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