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龙吟(6.2)

幼儿园文笔注意


“吱呀”十千万旅馆的门被推开了,曜微微低着头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些掩饰不住的沮丧。

她不甘地用拳锤了一下桌面,引得桌面上无辜的水杯左摇右晃。

可恶,没有见到想要见的人,又是白跑一趟。

她甩了甩脑袋,平复自己的心情。

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正注视着自己的金瞳,带着疑惑的神色。

“曜ちゃん,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哦。”曜收拾好情绪,回给对方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梨子不会这一点小小的伪装都看不出来。

“......”她欲言又止,明白不能追问下去。

她伸出右手,摊开手掌,“这是你在门口落下的......”她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曜,“这是高海......千歌ちゃん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

“诶……谢谢”曜有些慌忙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确实不见了,那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东西。

她接过扣子,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摸了摸它的表面,将它放回它原来的位置。

梨子从那双蓝色的眼眸中看到了一抹无比熟悉却又难以名状的感情。

“很重要吗?”

“是的,是很重要的人的东西哟~”曜笑了笑。

“这样啊。”

“嗯。”

曜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仿佛之前脸上的阴霾早已全部散去,“我今天起的很早,现在要回去补觉喽。”

“好好休息吧,可不要待会儿在山上走着走着就睡着啊。”梨子打趣她道。

“yosoro”

这是她的口头禅。

“梨子ちゃん也早点回房间吧,”曜在关上房门之前微微侧过身来,她向梨子摆了摆手,“客人们大概待会儿就要起床了哦。”

“我知道的。”

如果在室内还一直戴着斗篷的帽子,大概普通人也都会觉得很奇怪吧。

即使这里不像中心地区抓捕那样严密,也仍然小心为妙。

----------------------------------------------

大概是比较顺利的原因,与往常不同,今天的工作早早就结束了。

坐在床边恰好能从窗子看见外边,暖金色的天空,一片片被染红的薄云围住那悬在半空中的夕阳。偶尔几只灰色或白色的鸟从屋顶飞起,展开羽毛丰满的双翼,鸣叫着,掠过这片天空。

是否每一年或是说每一个月每一天都有着这样的鸟儿从同一个屋顶起飞呢?是否今天的和昨天的是那同一群呢?又或许是它们的子孙呢?并没有人在意过。

沉默中更替了数十代,生死相继了数百年。

对于人们来说,大概也都是一样的,无论哪种都是平静的周而复始罢了。

梨子向后躺下,任由酒红色的长发陷入白色的床单里去。她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角落处有着常见的霉斑。

躲来躲去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她用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头上的那对角。她只是想要平静的生活而已,哪怕只是周而复始的平淡生活也好。

她应当感谢渡边曜,将她拉出困境,有了一个安身之所。

可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她并不想任由命运扼住自己的咽喉。

她胡乱地揉了揉自己额前的刘海。伸手从床头柜上够来记载着历史的书,上面偶尔出现一些龙族特有的文字。

[“这是我找来的一些书,你如果待着无聊的时候可以读读看哦。”]

她回想起对方干净的笑容,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

透过窗户的光线渐渐暗了下去,夕阳也缓缓地落入了昨天的故事里去。

----------------------------------------

挪开了压在自己脸上的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对于刚睡醒的人来说,屋子里的灯光显得稍微有些刺眼。

梨子看了眼忘记拉上窗帘的窗子,外面漆黑一片,唯有皎洁的月透着些安静的白色。
现在大概是深夜吧,她小声嘟哝着,从床上坐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稍稍有些酸痛的胳膊。

细小的声音传入她灵敏的耳中,她屏息倾听,是笛声。

自然是从外面传来的。

难以按捺的好奇心不禁窜上心头,披上衣服悄悄走出房间,凭着天生的良好听力寻找声音的来源。

推开旅店的后门,声音越发清晰起来,如细水流淌,月光轻抚,又仿佛看见辽阔的海面,海风拂过,留下浅浅的水痕,大概演奏者的所有情感都蕴藏在了这水纹之中。

这是很安静的笛声,虽然这个形容稍显滑稽,但事实的确如此。

“梨子ちゃん?”坐在石阶上的人停止了演奏,手中抓着一支金属制的短笛,她借着月色看清了来人的容貌。

“曜ちゃん......”她的视线停留在亚麻灰短发的少女身上。

“打扰到你睡觉了吗,抱歉......”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不,我只是刚好醒来而已,”梨子轻轻摇了摇头,“说实话挺意外的呢。”

“什么?”

“整天拿着匕首和猎枪的曜居然会乐器什么的。”

“噗,这可就很失礼了哦,樱内梨子小姐。”灰发少女挑了挑眉,不禁笑出了声。

“那么要坐下来听不会音乐的猎人来演奏一曲吗?”她笑着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石阶。

相较之前的有所不同,这首曲子更为悠扬,音调渐渐地由高走向低,低沉却不压抑,悲伤而不缠绵。声音似有形,沿着石头的缝隙流淌下去,直至黑夜与黎明的交融之处。

她仿佛能从曲中听出演奏者的故事。

深夜的风拂过脸庞,吹动少女耳鬓的碎发。她入神地听着,注视着月光洒落的地方,又或许是夜的更深处。她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眸中满溢的情感泛起了涟漪。

而渡边曜在那双好看的金色双眸里读出了比自己更深的孤独与无奈。

一曲已毕,路边的野草随着月色曼舞。


废话:

emn乱七八糟地写了一通,还是不能把握好剧情和感情的节奏(写文苦手😂)

想吃曜梨粮(自己的大腿肉不好吃啊)


欢迎指导与交流


最后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
热度(19)

© 时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