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木

是真的心疼佐伯小姐。

【曜梨】猎物


ooc 有
提前祝可爱的曜生快


不同于一般尺寸的水晶吊灯,暖金色的灯光映照在雪白的墙壁上,播放着的音乐大概是某位大师的名曲。

贵族就像他们所习以为常地那样,跳着舞,又或是两三个聚在一起,优雅地握着酒杯,不知是对着政事侃侃而谈,向别人卖弄才干,还是聊着什么自以为风趣幽默的俏皮话。

渡边曜对这种场合倒提不起什么太大的兴趣。

身着深色西装,将平时随意散落于肩亚麻灰扎成一束利落的小马尾,她理了理暗红色的领结。

若不是工作需要,她也不会来到这个地方。

上流社会的年轻绅士,偶然经过此城,受叔父的邀请而参加这场舞会。

这便是雇主为她安排好的身份。

不得不说还真是善解人意,比起踩着高跟鞋,提着长裙的贵族小姐,曜也倒更满意于这样的设定。

毕竟,她更注重机动性。这样简单的伪装对于她来说可并不是什么难事,经验丰富的她有着相当的自信。

低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时间还没到。

她轻轻抿了一口酒,深红色的液体在透明的酒杯里轻轻摇晃。她从这不透明的液体里看到了自己弯曲的倒影。

成为一个杀手并不是兴趣使然。

只是比起在这样一个腐烂的社会里做一个被压榨的底层劳工,不如做一些更为自由的工作。

或许如今也只是当了腐烂者雇佣的的杀人机器,但是起码有着选择猎物的权利。接不接单子这倒可以自己说了算。

除掉一个作恶的蛀虫,自己也得到一份不错的报酬,从某种意义上开说,这也算是做了点微小的贡献吧。

她忍住了想要在这里吹个口哨的念头。

既然目标还没来,那就只能先好好地扮演这个角色了。

她礼貌地拒绝了几个想要同她一起跳舞的贵族小姐,在厅内四处走着。

工作之前总要熟悉熟悉环境。


突然,左肩似乎与什么撞了一下,随即她听见了杯子倾倒的声音。

酒水洒在了她名贵的西服上。

还真是有点可惜啊,虽说都是雇主送的东西。曜微微皱了皱眉,不由得在心里感叹。

“很抱歉,小姐。”好听的声线传入耳中。

曜不禁愣了一愣,一来这声音的确好听,二来她并不觉得自己今天的伪装出了什么差错。

快速地打量打量对方。她应该是这里的女服务生。鲜见的酒红色长发束成一个单马尾。漂亮的脸蛋,金色的眼眸,是个相当标致的美人。一举一动还透露着点受过良好家教气质。

大概是因为刚刚的失误,她看起来似乎有些慌张。

“没事的。”曜轻笑着回应。

这只是个道具而已,对于她来说倒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梨子小心地帮曜擦去手臂上的酒液。

她将耳边的碎发撩至耳后,露出洁白的耳廓,精致的耳钉闪着银光。双方的距离很近,曜总能隐隐约约闻见对方身上很淡却令人醉心的独特香气。

梨子重新为她取来了一杯红酒。

曜透过酒杯透明的部分看向不远处为别人倒酒的梨子。她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酒红色,充满诱惑的颜色,正如对方束起的长发。

要么是一见钟情,要么就是醉了,亦或是两者各占了一半。

如果的确仅仅是一个服务生的话,那可就真是屈才了啊,聪明漂亮的小姐。

曜笑着摇了摇头。



一阵脚步声传来,从廊道走来的大概是个大贵族,身后还跟着几个护卫。

啧,看来是时候到猎物出场了。

深海的鲨鱼早已露出了利齿,它将凭借着天生的嗅觉顺着淡淡的血腥味锁定它美味的猎物。

目标是一个男性大贵族,上等的西装被他略显臃肿的身躯撑得有些肥大,脸上的肉堆在了一起,自然少不了两撇装模作样的小胡子,头上顶着几根上了发胶的头发,看起来大概四十几岁的样子。

胸前挂着的闪闪发光的奖章使他看起来更加的滑稽可笑。

一旁还有几个年轻人围着他,戴着虚伪的笑容给他敬酒,大概都是想要趁机谋个什么好职位。他倒也好似把自己当作个皇帝。

看来他还不晓得自己现在是鱼肉般的处境,曜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枪,起了点奇怪的同情心。

算了,这世界上可没有看起来这么难以下咽的鱼肉。

看着那位大贵族有些微醺,走起路来已经有一些摇摇晃晃。

曜知道,这是个接近他的好机会,现在只需要把他身边的几个碍事的护卫支走就行了。

突然,她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尊贵的先生,需要我扶您去客房休息吗?”梨子先于曜几步走上前去。

大贵族眯起了他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用下流的眼神迷迷糊糊地打量起对方。

这下子就更像是下水道里的老鼠了,曜在不远处向他投以鄙夷的目光。

“好......好啊......嗝儿”他斜眼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护卫,向着他们挥了一下手,“你们,嗝儿,先解散吧,回去的时候我会派人去叫你们的。”

“可是......”

“可是什么!!”大贵族赤红着一张脸,有些不耐烦,“命令就是命令,哪来那么多可是,这份工作不想要了吗,嗯哼哼。”

曜可没有漏掉梨子这一瞬间略显狡黠的笑容。

“来,我们走。”他想去牵住梨子的手臂,梨子却先其一步扶着对方的肩。

“先生,您喝醉了,要小心点走。”礼貌而得体的笑容。

这让渡边曜不禁蹙起了好看的眉。

喔,天哪,我的猎物就这么被带走了。

猎物究竟指得是哪一个呢,自然不得而知。



曜抱着手臂倚靠在客房的门边上,“咯噔”房门打开了。

迎接她的是黑洞洞的枪口,当然,她也将枪口抵在了对方的腰上。

“小姐,您这么不礼貌的吗,一上来就拿枪指着我,”曜打趣道,“客户可是会投诉的噢。”

“这可是彼此彼此哟,可爱的同行小姐。”

“我想刚刚那个醉酒的胖子现在肯定在做着永远也醒不来的梦呢。”

“的确如此。”

她从袖间一把匕首,向曜挥去。曜嘴角微微上扬,料到了对方的动作,也欲掏出腰间的匕首,却是摸了个空。

啧,被摆了一道。

大概是之前撞到的时候,对方就把匕首拿走了。

只得任由对方将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看着曜懊恼的样子,梨子不禁笑出了声来。

“你笑什么,梨子小姐?”曜眨了眨水蓝色的眼睛。

梨子对于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不禁有些吃惊。而曜就趁着对方惊讶这两秒的间隙向后快速地撤了几步。

“我可将所有将要出席的人的名单都背下来了,包括工作人员。”曜颇为得意,满足了梨子的好奇心,“那个逢田的姓氏大概是假的吧?”

“这又怎么知道的呢?”梨子颇感兴趣,收起了手枪。

“直觉喽。”

“那还真是奇妙啊。”

“那么,您愿意在这场舞会结束之后,同我去喝一杯吗?”曜将枪塞回了腰间,“看在你抢了我的猎物的份上。”

梨子挑了挑眉,走上前去用食指轻轻抵着曜的领结,攀在她耳侧轻声说道:

“您可别先醉了。”

“当然。”

end




想写写看杀手的设定很久了,但完全没有写出脑海中帅帅的感觉来😂
因为有挺重要的考试,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曜生日那天,于是就先发出来了。

乐趣在于让曜吃吃瘪嘿嘿嘿(不)



欢迎评论与指导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1)
热度(49)

© 时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