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木

是真的心疼佐伯小姐。

【曜梨】 龙吟(10.1)

渡边曜的手很好看,梨子看到她做菜时更是在心里印证了这一想法。

刀法熟练,让梨子不禁喟叹。

“这是你在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的回礼哦。”

“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三明治令人垂涎,明明是第一次吃,却让她产生一见如故的错觉。

“多谢款待,真的是相当美味哟。”梨子双手合十。

“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开心得像个小孩。

“曜ちゃん,有委托来了!”店主千歌猛得打开了厨房的木板门。

“诶,委托?”梨子不解。

“嗯,虽然我主要打猎为生,但是有时候也会顺便接下一些简单的委托单获取报酬。”

“嘛,因为曜ちゃん跟能干啊~”

“很赞同呢。”梨子若有所思,附和道。

“喂喂,你们这样说我倒会不好意思的啊。”

千歌将自己手上的包裹递给了曜。

打开以后吸引了视线的是一个漂亮的信封和一个皮质袋子。

很精致的信封,信纸上的字也散发着不错的墨水香气。想必是个有钱人,那么这么多的报酬也就不奇怪了。曜摇了摇一旁沉甸甸的袋子,金币碰撞发出一些使人愉悦的闷响。

熟悉的山路,脚下的几根枯枝被踩得嘎吱嘎吱响。树像一个个排着长队的旅人,延伸向回家的道路。一路上很安静,只有偶尔的鸟鸣声。

委托内容不过是采集一些特定的草药,虽然不怎么常见,但曜觉得应该也算不上什么难事。

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也一直回荡在曜的脑海里。她沉默不语,知道她回到格莱瑞目的的人也就只有师父一人。她没有告诉千歌,也是因为不想把自己的挚友牵扯进去。

她断定父亲的死与龙族没有多大直接的关联,不过一切需要从根源入手,她需要向梨子了解更多的情报,这也当然意味着她必须坦白一切。

不是为了复仇,只是想要知道真相。

各有各的心事。梨子也在思考着什么,她有些事情需要问出,只是欠缺一个恰到好处的机会。

“这种草药通常长在海拔高的地方……我想我们得往上爬。”梨子事先查阅了有关书籍。

“那我们走吧。”

山路自然是越往上越难走,坡度也越来越陡。不注意的话,松动的岩石会让你一脚踩空。

曜长期锻炼,身体比较灵活,她从上面向梨子伸出手。梨子犹豫片刻,便握了上去。曜的体质比自己要暖一些,她也不过刚刚才发现这点。

常见的戏码,在快要完全爬上去的时候脚下突然一空,重心下陷,梨子心中暗叫不好,却在下一秒被人抱住了上半身,顺势往前一倒,安全地落下。

“哇,好险......”曜感叹道。

“呼......”梨子长吁一口气,这才惊觉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从对方身上爬起来。

“多谢了......你没事吧?”梨子看着曜擦红了的左臂十分过意不去。

“诶,我吗?什么事都没有哦。虽说已经入秋了,地上还是被太阳晒得有些热呢,”曜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笑了笑,“走吧走吧,还有事情要做。”


这是一种五片叶子的绿色植物,一般长在位于高处的树根的附近。她们便按着信中所写认真采集。

略显安静的环境让曜放空了自己的大脑,暂时不去想一些琐事,思想化作一根根轻盈的线,任由它们无序地飘荡。

这个季节也不怎么听得见蝉鸣了,新鲜的风偶尔把常绿树叶吹得“沙沙”地乱响。

梨子却凭着她灵敏的听觉听出了其中混杂着的不同的声音。她放下了手中的草药,拍了拍曜的肩膀,低声说道:



“有人来了。”


未完待续




本来预计很短的一个坑,却被我越写越长了……
感情线和主线有点难以同时推进呢……




欢迎指导与交流


最后感谢您的阅读ww

评论(2)
热度(18)

© 时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