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木

是真的心疼佐伯小姐。

【曜梨】catch !(上)

架空设定
ooc 有
文笔很不成熟请见谅w


穿过一条碎石子铺成的小路,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岔路口。

天气并不算好,乌云覆盖整个天空,欲雨不雨,湿而闷热。但渡边曜能看见空气中细小的水珠正在逐渐增多,这可不是个什么好兆头。

“唔……”曜看着地图犹豫不决。

“亲爱的曜小姐?”身后的人环抱着双臂挑了挑眉,“你真的会看地图吗?”

“当然!”对方怀疑的口气反而让她的声音变得底气十足。“左边?”她胡乱指了一个方向。

身后的梨子叹了口气,跟了上去,腰间的铁器碰撞发出略显沉闷的响声。

要知道她们已经在这个地方转了很久了。


前面的路逐渐开阔起来,是一个小小的城镇。大约是快要下雨的原因,路上没有什么行人,伞贩子倒是坐在路边悠闲地抽着烟,飞奔而过的马车没有在湿润的道路上扬起尘土,短暂留下的只有“达达”的马蹄声。

曜拉着梨子上前问路:“打扰了,请问……这个地方在哪里?”

恰好纸张上有关具体地点的字有些模糊。

“黑羽宅?”伞贩子接过纸张,眯起眼睛,沉吟片刻,思考不出个答案,“是黑泽宅吧?”

他又上下打量打量了她们,随后指了个方向。


“黑泽?”梨子对和信件上似乎写得不同的姓氏发出了合理的疑问。

“或许是写错了?”曜心里也稍稍不安,“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唉,突然不靠谱起来了。”

“诶,不要这么怀疑自己的搭档嘛。明明和我一起做过那么多任务了。”

“只有这次觉得格外地不可信呢。”梨子只睁着一只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那……来打个赌吧?”曜不服。

“什么?”前者来了点兴致。

“如果我赢了那么我两个月的酒钱你都得包了,”曜慢慢把脸贴近,顿了顿,“整整两个月。”

“如果你输了的话呢?”

“啊……输了的话……输了的话,就任你处置好了。”

“成交。”梨子觉得这不是什么亏本买卖。

梨子觉得自己的搭档有时单纯的就像个小孩子。

嘛,赢了的话,她可不会让曜干跑跑腿什么简单的活就对了。

“哼哼。”

“可别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哦。”


黑泽家的宅子比委托信中所描述的要大了不少。

梨子上前扣响了门,走出来的是一个装束得体的佣人。

“我们是除妖师。”梨子单刀直入表明自己的身份。对方愣了愣,礼貌地叫二人稍等片刻便退身回了宅内。

也就几片树叶慢慢从枝丫落下来的时间,面前的大门又再次敞开,刚刚的人恭敬地示意她们进去。

从大门到主宅的路并不算长,小石子铺成的道路旁种了许多绿色植物,人造池塘的水车也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这是个品位不错而且足够有钱的人家,曜这么想着。

十分安静,却隐隐约约透露着点不详的气息。如果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她们也都不用来就是了。

迎接她们的是一位中年男人,穿着古朴沉稳却冥冥之中有着威慑力,她们断定这就是这所宅邸的主人。

他先是简单介绍了自己。

梨子观察到对方的脸上一半透着欣喜一半透着担忧。

“二位来得真是太及时了。”黑泽家主浑厚的声音中带着点焦急,“我有一个女儿,就在前几天突然高烧病倒,医生本说只是小病,烧退就能醒过来。可是……已经五天了,却没有醒来的迹象,请来的有名的占卜师说这宅子里有妖怪作祟,妖气使得体质虚弱的女儿不得苏醒。希望有缘的两位能除去这个妖怪,事成之后,我必重礼答谢。”

梨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信上所述的狸猫怪应该还没有这种强度的妖气。

曜瞥见了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从门框探出头来,碧色的眼睛有些怯弱地看着他们。

“失礼了,那是我的二女儿。露比,这是很重要的客人。”男人微微正色,看上去有些严肃。

这孩子看上去只有六七岁,家里亲人这样的情况一定让她受了不少惊吓。

“没关系。”曜先一步走上去,笑着轻轻摸了摸那孩子的头,语调轻柔,“不用怕,我们一定帮你把姐姐从梦里接回来。”

身后的梨子只好露出一个略显无奈的笑容。嘛……来都来了,自然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事不宜迟,梨子很讲究工作效率。

“所有的人都得到宅子外面去,然后把一切能出去的门从外面锁上。”

“这是为了我们工作的便利,请您谅解。”梨子补充道。

“没问题。”

黑泽家主照着梨子的话做了。


厚重的大门关上的沉闷声响是个不错的工作铃。

暖黄色的灯光映照出空气中漂浮着的细小尘埃。优质木板踩在脚下没有小旅店里那种奇怪的声响。尽管每隔一段距离都设有明亮的壁灯,二人仍是各提一盏暗灯,并不仅仅为了照明,而是这贴了符的灯在一定范围内可以探知她们所寻找的气息。

这地方不小,错综的廊道连接着各个房间,可是这样每个房间都仔细搜寻下去只会大大浪费时间。

“呐……我说……”同样发现弊端的曜与梨子的想法不谋而和。

梨子走左侧廊道,曜走右侧,分开之际曜投来的稍显担心的眼神被梨子一句“别多虑了,老师不是说了不是什么难度高的任务吗”给塞了回去。

其实有着一点点逞强的意味,梨子叹了口气,观察能力和反应能力比较出色,但缺陷在于没有曜那样可以稳稳地制服妖怪的本领。

但愿自己之前的猜测都是错的,她在心里默默祈祷。


未完待续



可能的话等我过两天憋个下篇出来hh



欢迎指导和交流w

感谢您的阅读w

评论
热度(36)

© 时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