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catch!(下)

  ooc注意

  幼儿园文笔注意


外面渐渐有雨点打落的声音。

 

   怪不得感觉暗了下来。曜一边慢慢走着一边禁不住打了个哈欠,前夜在旅馆里她没能睡个安稳觉。

 

   拉开下一间房门,迎面而来的灰尘呛得她咳嗽起来。

 

提着灯往里探了探。果然,还是什么都没有吗?她倚在墙边,挂在墙壁上的灯模模糊糊,她想起了小时候家里那个老式壁炉。

 

   过去的事情总是容易时不时在眼前浮现。

 

   第一次和梨子见面的时候不过十二三岁。

 

曜记得格外清楚,那时站在“老师”身后的女孩和自己有着极为相似的气息,涌上心头的感情是一种极其微妙的兴奋,还混杂着类似于亲人团聚的感动。

 

   她觉得她们都是被遗弃的孩子。

 

   大概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她从小就可以与奇特的小动物对话,与祠堂的祭祀用的灵器产生反应。

 

   渐渐地,这个偏远落魄的村庄里流传出这样的言论:渡边家的那个小孩……是个怪物。

 

   一开始只是微弱而尖锐的一个声音,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像传染病一样疯狂地蔓延开来。

 

   “离我远一点!”同龄的孩子总是带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这种眼神在曜看来既冷又热“爸爸说了,你的身上流有妖怪的血!”

 

   这样的传言没有什么根据,或许压根并不要什么证据,人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赶走他们所认为的“异类”的理由罢了。

 

   就像那个耳熟能详的故事,因河流之水而变得疯狂的人们最终强迫着唯一清醒的国王喝下了至疯的水。

 

   对于人们来说,与自身不同的人即是异类,不能同化,就只能铲除。

 

   奇怪的是,弟弟妹妹中并没有出现相同的情况,湛蓝眸子里的困惑与无措并没有换来父母的答案。

 

   她的亲人只能默不作声。

 

   “把她赶出去!”

 

   她总是听见这句话,像是一条带着剧毒的蛇将她紧紧缠绕。她隐隐约约地读懂了村民眼中的愤怒,厌弃和隐藏在角落的一丝畏惧。

 

   当那一天,她的母亲抱着她刚刚满一周岁的含泪来请求她离开村庄的时候,曜作为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表现得平静地出奇。

 

   “对不起。”

 

   这是她上路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她想,如果她继续留在这里,会给家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很快她遇见了“老师”。那个干练的女人向她伸出了手:

 

   你愿意和我走吗?

 

   梨子也是老师领养回来的孩子,年龄比曜要大上几个月。

 

   同龄孩子熟络起来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况且是能力相似的人。曜尝试将过去的生活封近内心的一个角落,不再提起。

 

   曜的个头稍稍超过梨子已经是十七八岁的时候了。也正是在这时,她们从老师那里了解到了“除妖师”这样的职业。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恰恰是像她们这样具有特殊能力的人才可以胜任。

 

   没想到,被厌弃的流着“妖怪的血”的人最终走上除妖的道路。

 

   曜叹了一口气。

 

   忽然墙上的灯全部熄灭,四周骤然被黑暗所吞噬,唯有曜手上的灯还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心脏不受控制地加快跳动,她尝试集中精神,依靠其他的感官来探测异样。她听见了细细碎碎的脚步声,那不像是人类的脚步,而像是某种动物在快速跑动。

 

   声音由远及近,夹杂着外边窸窸窣窣的雨声。

 

   来了吗。她将附有符咒的短剑从腰间拔出,手中的提灯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妖物从角落窜出,体型不大,动作迅速,红宝石般的双眼在一片黑暗之中显得格外凶狠。它首先破坏了地面上的唯一光源。

 

   没给曜过多的时间去适应黑暗的环境。从右边发起袭击,距离的缩短让她感知到了妖物散发出的犬科动物独有的气息。

 

   “啧。”右手持剑挡住了袭来的利爪,发出好似铁器间摩擦的“滋啦”声,伴有微小的火花。

 

    对方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曜的右臂震得发麻。妖物借着自己体型小的优势,反身落在墙壁上蓄力,又灵活地迅速弹起。

 

曜凭着本能侧身躲开,幸运的是妖怪仅仅是抓破了她上衣的袖口。

 

那恼人的妖怪又遁入黑暗之中。

 

    跑了吗?不。曜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香味,警觉起来。等到屏住呼吸时已经摄入了不少,麻痹感从脚踝向上缓慢扩散。

 

    它露出獠牙从正面扑来。

   

    右手的短刀换到左手,挥上前抵挡,在即将碰撞之时转动了刀刃的方向,刃边燃起淡蓝色的火焰在敌人腹部留下了长长的痕迹。

 

    妖物低吼一声,落在地上,脚步声逐渐消失了。

 

    “哈,真是麻烦的家伙。”曜知道那一刀虽然对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是那个聪明的家伙还是躲过了最重要的部位,“它还留着余力。”

 

    麻痹感蔓延全身,要等效果减弱似乎还要一段时间。

    

“要小心啊,梨子......”曜看着落在地上的一撮黄色短毛低声呢喃道,细密的汗珠沿着脸颊流下。

 

 

  突然熄灭的灯着实让樱内梨子觉得大事不妙,她更加小心地前进。一路上搜查的房间并没有什么异样。

 

  那边的情况还好吗?她不禁担心起自己的搭档。

 

  说实话,在梨子眼里,曜是个挺可靠的人,尽管有时不那么让人省心。坦率又很善于隐藏,好吧,连梨子自己都觉得这是相当矛盾的描述。但不能否认,事实的确如此。

 

  提灯照到了拐角处的人影。

 

  “谁?”梨子立刻警惕起来。

 

  直到她看见那亚麻灰的微卷短发才松了口气。

 

  “有什么结果吗?”曜的工作效率着实让她小小震惊。

 

   曜低着头一言不发,仅仅是慢慢走上前拉住了梨子右臂,然后抱了上去。

 

  “曜......你......”梨子瞳孔微缩。

 

  在犬齿刚刚划破她颈部的皮肤时,梨子贴在对方腹部符咒也泛起了红光。

 

  “嘭”是纸符爆裂的声音。

 

  “曜”疼得嘶吼了一声,快速后退。刘海下的双眼里一片血红。

 

  梨子摸了摸自己刚刚被咬的脖子暗叫好险。没有伤及气管但还是有少量血液顺着脖颈流下。

 

  妖怪发出爪子摩擦地板的刺耳声响,想必是对血的气味产生了兴奋。

 

 呵,保留着动物的野性吗?梨子对着提灯施了咒,照亮了这一小块区域。

 

   眼前的妖怪早已变回了原形,一只缠绕着妖气的黄色狐狸。

 

妖化的狐狸属于中高阶的妖怪,能化形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看它的样子,原先就有伤在身吗?梨子揣测道。本来预计的不过是对付中低阶的妖怪,但目前的情况也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她咬破食指,血滴在一张黄色的纸符上。纸符瞬间化为灰烬,留下的是右手上的一团金色火焰。

 

   并不是普通的火焰,正因如此才能对这个猖狂的妖怪造成伤害。

 

   狐狸冲向梨子,起身跳跃,动作却慢了许多。前腿被火焰烧伤,狡猾的家伙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胜算,便借力于墙壁,反身逃向了右侧。

 

   “喂喂,你想往哪里跑啊?”曜适时拦住了小家伙的去路。

 

   轻松地将它封进了卷轴里,一切便结束了。

 

 

   “十分感谢二位。”黑泽家主叫家仆送上来的一袋沉甸甸的金币让曜手足无措。

 

   “报酬你们已经在信封里一同寄来了啊?”

 

   “信?”

 

   “不,没什么。黑泽小姐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梨子笑着把曜拉了回来。

 

 

   “老板,再来两杯酒。”

 

   “所以说这只是巧合?我们还得去把原先的任务做掉?”曜摆弄着临走前黑泽二小姐给她的花。

 

   “是这样没错,顺带一提都是你看错地图的原因哦。”梨子托着下巴看着她,“曜还真是喜欢小孩子呢。”

 

   曜把手中的花放回桌上,转头看着梨子。

 

   “诶诶?”

 

   曜用手轻轻抚上对方脖子上被纱布包的一小块,梨子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还疼么?”

 

  “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呼......那就好。”

  

     end


废话:跟原先的想法大相径庭,不善于写打斗,有不严谨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w


 欢迎交流与指导


最后感谢您的阅读w

评论
热度(19)

© 时木 | Powered by LOFTER